逃亡的白卫军黑海舰队最终归宿地是比塞大从此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1-03 07:36

  白卫军黑海舰队抵达君士坦丁堡不久后的12月11日11时50分,弗兰格尔离开巡洋舰“科尔尼洛夫将军”号,在游艇“卢库勒斯”号上升起总司令旗。在舰队去比塞大前夕的12月7日,他签发了第197号命令,命令中写道:“光荣的黑海舰队官兵们!经过三年的英勇斗争,俄罗斯军队和海军被迫放弃了原来的土地。我们的盟国法国给了我们热情款待。舰队将去非洲北部海岸的比塞大,陆军则位于附近地区。曾经为了祖国的幸福而并肩战斗的俄罗斯士兵和水手们将暂时分开。请允许我向俄罗斯海军的雄鹰们致以衷心的问候。我坚信隐藏在我们祖国的红雾将最终消散,主将赐予我们为俄罗斯母亲服务的力量。俄罗斯雄鹰将展开其强大的翅膀,而不朽的圣安德烈旗帜将永远飘扬!”

  如果只是简单的将这130余艘舰船悬挂的旗帜变为法国的话,毋容置疑将会引起国际关注和对法国不好的反应。不过问题来了,将这些舰船安排到地中海哪个港口呢?

  当然,法国海军少将和男爵本人都不愚蠢,他们迅速达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识-将这些舰船以私人名义出售。显然,这对双方都是一个绝佳的赚钱机会。

  从1920年12月开始法国政府就和弗兰格尔关于在君士坦丁堡的船队进行了谈判。当时1921年 ,几乎各国海军都面临同样问题。一方面,海军都在裁军,减少战斗舰艇数量,而另一方面由于之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商船急剧缺少。所以,法国政府对于白卫军的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和潜艇都毫无兴趣,而对舰队中的运输船、破冰船和油船兴致盎然。因此,法国政府允许弗兰格尔保留自己的船队,并让它们到突尼斯的比塞大港驻泊。

  1920年12月8日,战列舰“阿列克谢耶夫将军”号(Генерал Алексеев)(1917年4月16日前为“亚历山大三世皇帝”号Император Александр III,1919年10月17日前为“意志”号 Воля),从君士坦丁堡驶向1200海里外的比塞大,随行的有运输船“喀琅施塔得”号(Кронштадт)和运煤船“达尔兰德”号(Далланд)。

  12月10日巡洋舰“金刚石”号拖带拖船“切尔诺莫拉”号(Черномора),驱逐舰“萨肯舰长”号拖带武装破冰船“加德马克”号(Гайдамак),驱逐舰“炎热”号(Жаркий)拖带拖船“荷兰”号,驱逐舰“嘹亮”号(Звонкий)拖带武装破冰船“瓦萨德尼克”号(Всадник),驱逐舰“锐利”号(Зоркий)拖带破冰船“德日杰特”号(Джигит)和运输船“萃取”号(Добыча),潜艇АГ-22 和“鸭子”号与破冰船“伊利亚-穆罗梅茨”号拖带潜艇“海豹”号和“海燕”号,扫雷舰“捕鲸船”号(Китобой),游轮“雅库特”号、炮舰“格罗兹尼”号(Грозный)和“守护”号(Страж)拖带训练舰“自由”号(Свобода)。

  12月12日驱逐舰“不安”号、“无理”号和“热烈”号从君士坦丁堡离开。12月14日巡洋舰“科尔尼洛夫将军”号和蒸汽船“康斯坦丁”号离开君士坦丁堡。

  驶离君士坦丁堡的舰船没有足够时间完成修理,许多舰船还需要“喀琅施塔得”号修理车间的零备件。例如“科尔尼洛夫将军”号巡洋舰的转向装置就出了问题,需要“喀琅施塔得”号上的修理车间(笔者注:修理车间共有6台车床、10台螺纹加工设备、11台钻床、3台刨床、4台铣床,以及气锤、发电机、压缩机等)尽快做出新的零件来替换。当时,“喀琅施塔得”号的修理车间满负荷运转,加紧进行金属零件的铸造,不过仍然无法满足需求。

  舰队的部分舰艇,主要是“喀琅施塔得”号运输船,航行途中在纳瓦里诺湾进行了停留,一方面是有许多维修工作需要进行,另一方面也可以给该船和“达尔兰德”号补充水和煤。之后,它们来到了凯法利尼亚岛的阿尔戈斯托利港(Argostoli),与先前出发的编队会合。舰队的第二分舰队主要是小型舰船抵达凯法利尼亚岛科林斯运河。两者汇合后,它们共同驶往比塞大。而轮船“康斯坦丁”号、巡洋舰“科尔尼洛夫将军”号、驱逐舰“不安”号和“无理”号和运煤船“达尔兰德”号则直接从纳瓦里诺湾驶向比塞大,没有在凯法利尼亚岛停留。

  驱逐舰“炎热”号经过“喀琅施塔得”号修理车间的维修,已经可以独自航行了。在航行过程中,船队遭遇了坏天气,有几艘船在爱琴海遭遇一场小风暴。“雅库特”号上装满了煤,炮舰“守护”号锅炉损毁,它们只好由“因克尔曼”号运输船拖带。在经过凯法利尼亚岛圣安纳斯塔西海角时,拖船“切尔诺莫尔”号搁浅。不过就在同一天,巡洋舰“科尔尼洛夫将军”号也遭遇同样事件却没有任何损伤。

  与弗兰格尔舰队随行的1艘法国军舰在多佛尔海峡附近搁浅,很快沉没。1名军官和70名船员获救,其余包括舰长的人员都死了。

  1921年1月2日最后1艘到来的是驱逐舰“炎热”号,它由于缺水经过了1个意大利港口并在马耳他补充了煤。

  破冰船“伊利亚-穆罗梅茨”号、“加德马克”号和“德日杰特”号被派往君士坦丁堡。1月中旬,它们将驱逐舰“愤怒”号和“基西拉岛”号带来。

  旧式战列舰“胜利者乔治”号,从1914年开始做为指挥舰。根据另一个版本,1921年2月14日它依靠自身动力(最大航速只有6节)被拖带过来。在2月12日它的上层建筑发生坍塌,导致海军中尉斯塔维茨基(А.П.Ставицкий)死亡,之后陆军上尉涅斯特洛夫(А.Нестеров)被任命为舰长。

  白卫军舰队1920年10月-1923年4月转移路线日,油轮“巴库”号抵达比塞大。总而言之,抵达比塞大的船只中有约5900人,包括妇女和儿童。所有上岸者都经过西迪-阿卜杜拉医院的消毒。一份详细报告表明从君士坦丁堡抵达比塞大的难民共有5849人-1018名军官和学员(军官648人、海军军校师生370人)、3836名水手、13名牧师、117名医生和护士、626名妇女和239名儿童。这些人中,当地政府无法安排这么多的工作来安置他们,最终他们有2825人成为了农业工人、仆人和家庭教师,尽管收入微薄,他们还是感到满意。

  到1920年12月底,整个舰队的家属们和他们的家庭成员被安置在突尼斯东北山区的艾因-德拉戈(Ain-Dragm)营地、地中海沿岸Ain Dragama 附近的塔巴卡(Tabarka)、突尼斯南部地区的海滨小镇莫纳斯提尔(Monastir)以及比塞大附近山区的圣让(Saint-Jean)、埃尔-艾希(El-Aish)和拉拉(Rara)。最后3个营地原先是堡垒,仓促改为住房。海军军校驻扎在杰比尔-科比尔(Jebel Kebir)。老式战列舰“胜利者乔治”号则成为了浮动营房,部分舰队家庭居住于此。根据消毒站的能力以及营地的房屋准备情况,人们按照50人一批分批上岸,全部人员安置直到1921年5月才结束。

  除了家庭之外,在纳祖尔(Nadour)、本-内格罗(Ben Negro)、El-Aish 和Rara的难民营中将单身汉和残疾人撇在了岸上。

  即使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舰队官员也试图组织海员进行训练。海军学校举办了训练班。少年海军学校的学生,在大比塞大湖上进行游泳训练;在训练舰 “水手”号上(Моряк,原名“自由”号Свобода)学习航行。舰队的年轻军官组织安排了潜艇和炮兵课程,课程分别在潜艇支队和战列舰“阿列克谢耶夫将军”号进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